您当前的位置:都市生活圈资讯正文

澳洲山火之后会怎样生态学家死一般的幽静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1-14 20:16:26 作者:责任编辑NO。卢泓钢0469

原文作者:Dyani Lewis

澳洲山火失控,10亿动物丧生火海。而幸存下来的动物所要面对的,是如安在一片烧焦的土地上活下去,Michael Clarke如此告知《天然》。

图中所示为新南威尔士州的一只袋熊,那些在山火中大难不死的动物,不得不艰难地寻觅食物和流亡所。来历:Wolter Peeters/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Getty

澳大利亚发作了有记载以来最严峻的森林大火,已构成27人逝世,约2000所房子被毁,影响面积超越1000万公顷——比葡萄牙国土面积还要大。据估计,约10亿的野生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虫类因而殒命。

Michael Clarke是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原名拉筹伯大学)的一名生态学家,自从15年前一场大火吞噬了他的查询现场后,他便一向致力于研讨大火关于原生生态系统的影响以及生态系统的康复。Clarke向《天然》叙述了动物在山火发作后的应对状况,以及这一季的山火为什么特别严峻。

01

山火发作后会呈现什么状况?

当你走进一片刚发作火灾的森林,你会发现那里是死一般的幽静。除了啄食腐肉的噪钟鹊、渡鸦和鵙鸫外,一无所有。那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关于幸存下来的动物而言,接下来的几个月仍然危机四伏,它们不得不面对三大应战。一是寻觅流亡所,比方树洞或地洞,以逃避极点气候事情;二是饥饿危险;三是逃避野猫和狐狸之类的捕食者。它们会毫无遮挡地暴露在外面,在一片被山火烧尽的土地上无处藏身。

即便某只动物真的找到了一块未被大火腐蚀的土地,那里也必定挤满了想要寻求一线生机的生物——远远超出了那块土地的承载才干。2007年发作山火后,我去到Mallee [坐落维多利亚州北部]一处没有被火烧到的当地,毫不夸大地说,那里布满了鸟类,它们彼此争逐,想要占有最终那一丁点儿草地。明显,那点草地不足以保持它们每一个的生计。

02

哪些动物或许受影响最严峻?

考拉之类的动物会面对各式各样的窘境。考拉日子在离地的高处,种群规划小且阻隔,让这种动物逃生或去发现未过火的森林是很难的。在曩昔的火灾中,咱们正真看到了一些的确超出咱们幻想的发明性行为,比方琴鸟和小袋鼠会进入袋熊的洞里逃生。可是,大部分的动物最终都葬身火海。即便是一些速度很快的大型飞鸟,如猎鹰和深红玫瑰鹦鹉都难逃大火。

有些动物反抗火灾的才干比其他动物要强。能够在地下日子的动物适应才干最强。即便地面上的火灾吞噬悉数,白蚁仍能在地下安定度过;挖洞的蜥蜴也是相同。

03

本季火灾与从前的火灾有什么不同?

本季火灾的规划是史无前例的:广袤的栖息地一起被焚毁。火势之凶狠,足以构成共同的气候,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野生动物底子来不及反响。

本季火灾的焚烧方法也有别于以往。曩昔,积水的冲沟能够充任阻挠火势延伸的天然屏障。本年,因为气候干旱,大火直接吞噬冲沟和雨林这些本来可在事后为动物供给流亡场所的当地。

咱们还要等几个月才干知道实践的损坏程度。卫星图画能够告知咱们这些“难民”在哪里,便利咱们去检查哪些动物幸存了下来。我方案展开实地考察,特别是滨海森林和荒野。可是,现在为时尚早,还有许多火点在焚烧。

生态学家Michael Clarke研讨山火关于原生生态系统的影响。来历:Cathie Clarke

04

生态系统康复需求多长时刻?

此次康复的速度或许要比以往慢。植被重建有赖于降雨,而这已变得不行猜测。树洞和产浆树木是动物的首要资源,而它们需求几年,乃至几十年才干康复。

有几种留鸟在塔斯马尼亚、维多利亚和昆士兰南部之间迁徙,它们的未来令人担忧。在迁徙的过程中,这些鸟会在东部海岸的滨海荒野歇息逗留,而这些区域正是本季发作了许多大火的当地。这儿的栖息地需求多年时刻才干康复,发挥留鸟的“中转站”效果。

别的一些动物被面向灭绝的边际。帚尾岩袋鼠和袋鼠岛袋鼩(一种小型有袋类动物)着实令人担忧。袋鼠岛袋鼩简直丧失了悉数的栖息地。袋鼠岛辉凤头鹦鹉的栖息地也遭受重创。咱们非常忧虑各种淡水鱼:火灾发作后,烟灰随河流而下,对淡水鱼有很大的影响。

05

这些生态系统的未来将会怎么?

应战在于咱们要弄清楚怎么维护留下来的森林栖息地。咱们或许需求自动在火灾中充任野生动物流亡所的区域邻近,有操控地放火烧地,以防止未来发作火灾。我并不非常拥护那么做,可是那或许是接下来的新常态。

此次山火规划空前,但并非出人意料。30年前,科学家就曾猜测,气候改变会导致愈加严峻的火灾1。咱们已看到了三大改变:火灾发作频率严峻程度火势规模都增加了。这三重冲击削弱了野生动物的康复才干。

参考文献:

Beer, T., Gill, A. M. & Moore, P. H. R. inGreenhouse: Planning for Climatic Change(ed. Pearman, G. I.) 421–427 (CSIRO, 1988).

原文以‘Deathly silent’: Ecologist describes Australian wildfires’ devastating aftermath为标题宣布在2020年01月10日的新闻问答上

喜爱今日的内容吗?喜爱就点个“在看”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原创性、准确性、真实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本站不承担任何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