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都市生活圈资讯正文

嘴角边尘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17 作者:责任编辑NO。许安怡0216

良久不见面的 火伴打来电话问询:出来,聚聚吧!

突然挂断电话————

这种能随时找到消息的东西。

说穿了,我仅仅厌烦瞬间被捕捉,这让人 无所遁形。

像是把积水摊开在水泥地上,曝晒。

逐渐等候被蒸发,被消失殆尽,被力不从心,被束手无策。

隐约的蒸发,纠于其边界不清不楚、含糊难分的浸渍。

这是种让人伤心,难言语,难以启齿;旁的不提,只为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单单的一种感觉罢了。

有试过,不问因果,不言及悲笑,去感触着感触某一感觉吗?

能交叉些苍凉,躲藏些湿润,凸现些趣致,延伸些喧嚣,覆沾些夜露;

该是怎样的火热而隐忍的感觉。

我从未有去试想过,那是种怎么给定界说的空无感触。

会翻书去寻觅答案。在寻觅的时分又不能专心于专心。

会烧一壶水,泡一些甜甜的奶茶或是苦涩的咖啡(因为总是忘掉加糖的原因)。

期 间我会忘掉问题,忘找答案,待到捡起倒不如放下。

或许会顺手翻起我喜欢的安妮宝物。许多许多我觉得好的书本我会循环反复的阅览。

《盗墓笔记》都看了4次了,仍觉得不行。

当然在阅览的时分又会呈现新的疑问,

不知道火车轨迹的止境是否怒放矢车菊;

荆棘小路的山茶花是不是怒放的很漂亮;

消失在洞中的文锦终究遭受了什么;

而关于“终极”谁能解说给我听呢。

此时书本合上 ,杯子空了,电话不再响起。

权当这不是个托言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原创性、准确性、真实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本站不承担任何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